2004年以来甘南藏族自治州农业发展态势分析

    利用2004—2011年的统计数据对甘南藏族自治州农业发展状况进行分析,结果显示因受自然条件制约,粮食、经济作物及青稞饲料是甘南州的主种植作物,它们的产量呈现逐年增加趋势,且通过农作物内部结构调整,农作物结构由2004年的65.11∶26.10∶8.79调整到2011年的52.2∶30.8∶17.0。 
  关键词农业;发展态势;甘南州 
  中图分类号F303 文献标识码A DOI编码10.3969/j.issn.1006-6500.2013.10.017 
  少数民族地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是保证该地区生态可持续发展的必然求,而在我国西部民族地区存在一些严重制约农业持续发展的问题。目前,对少数民族地区农业的可持续发展研究亦有不少成果1-4,而对藏区有针对性的研究较少5。农林牧兼营,牧区为主的土地利用结构和丘陵山地占优势的地貌格局,以及近年来社会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耕地质量下降,自然灾害频发等农业生态环境问题日益显著,使得甘南藏区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和代表性。 
  基于上述认识,笔者选择甘南藏区作为研究对象,对其农业发展态势进行分析和评价,以利于全面认识和了解甘南藏区农业发展现状。 
  1 区域概况 
  甘南藏族自治州是全国十个藏族自治州之一,它地跨东经100°45′45″~100°45′30″、北纬33°06′30″~35°34′00″之间;位于长江、黄河上游,处于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过渡地带。全州东西长360.7 km,南北宽270.9 km,总面积4.5万km2,约占甘肃省总面积的9.9%;2011年末全州常住总人口为68.91万人(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下同),占甘肃省人口总数的2.69%,州内有藏、汉、回、土、蒙等24个民族,其中藏族37.85万人,占全州总人口的55.6%;农牧业人口54.56万,占全州总人口的80.2%。但是,在该州土地利用结构中,粮食播种面积3.677万hm2,经济作物播种面积2.165万hm2,青稞饲料播种面积1.199万hm2。且甘南州是甘肃省主的畜牧业基地,拥有亚高山草甸草场272.27万hm2,占全州总面积的70.28%,草地可利用面积256.53万hm2,占草场面积的94.22%。 
  2 农业生产变化趋势分析 
  州内大部分地区土地贫瘠,低温、霜冻、干旱、雹灾以及病虫害等自然灾害频繁,农业扩大再生产的能力和农业基础设施十分脆弱,设施农业和农田装备仍十分落后。由于受自然条件的制约,以及长期以来对农业生产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不足,农业生产的物质技术装备水平、保障程度差,抗御自然灾害能力弱,“靠天吃饭”的局面未能根本改变。 
  2.1 粮食播种面积及产量变化情况 
  2004年以来,甘南藏族自治州粮食生产(图1)大体上可以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4—2006年,粮食产量下降阶段。因受种植结构调整、自然灾害和退耕还林(草)等多重因素的影响,粮食播种面积减少,这一时期粮食种植面积减少0.26万hm2,粮食总产量由2004年的9.820万t下降到2005年的9.342万t。 
  第二阶段2007年,粮食产量增长的分水岭。在这一时期,由于农业结构调整取得实效,粮食产量开始呈现增长趋势,虽然粮食播种面积也由2006年的4.095万hm2减少到2007年的4.069万hm2,总播种面积减少0.026万hm2,但粮食产量却增加了0.402万t。 
  第三阶段2008—2011年,粮食产量急剧下降阶段。这一阶段,因2008年5.12汶川地震、2010年8.8舟曲泥石流以及2011年8.15特大山洪灾害影响,粮食播种面积持续在3.552万~3.761万hm2之间徘徊,粮食产量也降低到2011年的8.406万t。 
  2.2 农作物结构变化情况 
  甘南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北边缘,具有大陆性季节气候的特点,光照充裕,利用率低;热量不足,垂直差异显著;降水较多,地理分布差异显著。全州除舟曲、迭部县部分地区没有严寒期外,其余地方长冬无夏,春秋相连且短促,境内海拔1 100~4 900 m,大部分地区在3 000 m以上。该州农作物以小麦、青稞、土豆为主,蚕豆、豌豆、油菜籽种植较多,气候温暖的地方还种胡麻、蓖麻、棉花,蔬菜以白菜、萝卜、葱为主;瓜果有苹果、梨、林檎、楸子、樱桃等。 
  油料、药材、水果和蔬菜是除粮食之外该区主的农作物,但这些作物所占的比重(图2)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受上半年干旱和下半年局部地方暴洪灾害的影响,2011年比2010年粮食产量下降1.7%;油料总产量下降1.4%;而药材产量与蔬菜产量分别增加了10.8%,16.5%。 
  首先,粮食在农作物种植中一直占有绝对优势的地位,历史上最大播种面积出现在2004年,为4.355万hm2,因种植结构调整粮食播种面积呈逐年下降趋势,到2011年粮食总播种面积只有3.677万hm2,比2004年减少0.678万hm2,产量也相应下降了1.41万t。
  油料也是甘南州主农作物之一,油料面积持续扩大,品种不断更新,单产逐年提高,其在2004—2011年间产量呈逐年增加趋势,总产量从2004年的1.399万t增加到2011年的2.106万t,增加幅度达到88.38%。播种面积仅次于粮食,这主是因为该州生活食用油多为当地菜籽油、胡麻油。 
  药材是当地的重特色资源,药用植物643种,其中不乏珍稀贵重及特产独有药材冬虫夏草、野党参、岷贝、半夏,药材种植区域趋于集中, 品种由原来单一的当归向黄芪、半夏、柴胡等多元方向发展,而在当地经济作物种植中大黄、丹参、赤芍、红芪等高品质药材是当地农牧民主的经济收入之一;藏药的发展也为当地扩大药材种植提供了机遇,通过种植业内部结构调整,药材产量呈逐年增加趋势,总产量从2004年的1.408万t增加到2011年的2.07万t。 
  受当地气候影响,当地水果蔬菜主来源于外地供给,但随着近几年农业大棚在该州的兴起和推广,水果和蔬菜的总产量变化趋势也逐年增加,增加值分别为0.175万t和0.296万t。 
  3 结论与讨论 
  (1)2004—2011年间,甘南州农作物内部结构经过不断调整后发生了重大变化,全州农作物种植开始向效益化方向发展,目前已经形成了粮食作物、经济作物和其他农作物播种面积比为52.2∶30.8∶17.0的格局。 
  (2)虽然退耕还林(草)和农作物内部调整对粮食的总种植面积有一定影响,但2008年之后粮食产量下降主受自然灾害的影响。 
  (3)同时,比较先进的种植技术应用少,使其生产水平不高,单位面积产出率低,农牧民种粮的积极性不高也是粮食产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4)油料、药材、水果和蔬菜是除粮食之外甘南州主的农作物,受到当地气候的影响,种植面积不是很大,但通过农作物内部结构调整,它们的产量呈现逐年增加趋势。 
  参考文献 
  1 王秀峰,董景奎,蔡雪飞,等.贵州省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研究J.贵州农业科学,2006,34(5)18-20. 
  2 王冬生.中国西部民族地区农业可持续发展问题探讨J.农业现代化研究,2003,24(6)406-409. 
  3 唐延林,邹先定.试论我国农业可持续发展及其对策J.贵州农业科学,2002,30(4)47-50. 
  4 刘金华,杨军昌.影响贵州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因素分析与对策思考J.贵州农业科学,2005,33(1)101-104. 
  5 王倩,张起鹏,高小强,等.少数民族地区农业可持续发展存在的问题及对策——以甘南藏族自治州为例J.贵州农业科学,2013,41(1)221-223.